免费服务热线:4000-900-978
首页 > 动态 > 动态
僰人岩画艺术
作者:boyin2012 来源:互联网 发表时间:2014-01-23 浏览次数:844次

1.岩画位置:珙县位处于四川省南部,与宜宾市、泸州市构成一个斜三角。这种崖画是与僰人的悬棺葬习俗并存,因而是一种特殊类型的岩画。

2.岩画发现时间:发现于20世纪40年代,是西南地区发现岩画最早的地方。

3.岩画内容:崖画集中于麻塘坝,在5公里长的两相对峙的悬崖峭壁上,保留着不少崖画,用多种颜色绘成,其中大部分使用红色,有时也使用白色和黑色。内容包括人物、动物、太阳、铜鼓,以及十字纹、卐字纹、方形纹等几何图案。在人物的图像中,骑马的形象几乎到处可见,有单人骑马、双人骑马,也有站立在马背上作杂技状表演的。表现人物活动的,还有跳舞、踢健、佩刀、执伞、牵马、钓鱼、舞风车等形象。人物的服装,有穿裤子的、着裙子的;头饰大多数是尖角形椎髻,和今天四川凉山地区的彝族“英雄髻”(或称“天菩萨”)的样式十分相类似。那些几何图案或许是部落的标志,有些动物形象或许是部落的图腾,而人物中执武器、持长刀的,可能是部落祖先或被称颂的民族英雄。至于那些表现渔猎、划船、杂技等等,则是当时僰人现实生活的记录。

崖画零散地分布在峭壁间、悬棺旁,有的只是单个图形,有的则由多个图形组成。岩画与悬棺大致是同时形成,其分布与置棺基本一致,是为棺而画的。在九盏灯与邓家岩都发现棺底绘有图像,其颜色和画风与崖画一致。根据有关历史资料分析,崖画创作年代大约是在10—15世纪,亦即僰人在这一带活动的时间。崖画集中于麻塘坝这一事实,说明这里不仅是僰人的墓地,同时也是僰人的一处圣地、祭祀地。僰族后人来此朝拜祭祀祖先,同时也进行民族的历史教育。因为在这些形象化的历史画卷中,记载着他们尊奉的英雄和领袖,描绘出他们崇拜的太阳和月亮,等等。

4.岩画意义:做绘画和雕刻的目的,不外乎是安慰死者,或者借以张大死者威望,以慑服生者;或者表示死者所属的民族,部落的徽志。前者是人物画,如岩壁画,有舞蹈、钓鱼等画幅,大概是安慰死者用的,有跃马战场的战斗画幅,大概是夸耀死者的威武功业,使生者对他更加尊重用的”。在他看来,“岩壁画还有更为重要的作用,在于的反映行悬棺葬的人的宗教信仰和精神世界,正是从这种宗教信仰出发。

4.岩画特征

在一些悬棺附近的凹凸不平的石壁上,有着多为橙红色的生动的岩画。珙县悬棺岩画是一种特有的文化现象,它伴随着悬棺葬俗,在陡峭的崖壁上生动的记录着我国少数民族僰人的生活状态和精神世界。这些岩画尽管是没有经过绘画训练的少数民族的作品,笔下的形象是幼稚的,但是在我国古代的少数民族文化宝库中占有重要的位置。珙县悬棺岩画采用图绘法,再加上被大自然的剥蚀程度、题材内容、色泽、画风的影响,呈现出不同艺术特色,总括起来,有以下几点: 
 (1)写实 
   
  它的素材来源于生活。珙县悬棺岩画的题材分为两类:一是人物动物形象。图像中有儿童像、牛圈与木排像,在大洞;骑马持盾像,在白马洞。二是几何画。如九颗印,即九个方块形,红色,分做三层排列,每层三个方块。当地的群众说是孔明先生南征时留下来的。在这些岩画中,我们可以看到小到头饰的不同。有椎髻型,无椎髻型,戴帽型。在有椎髻型的头饰中又有长椎髻、分叉、短椎、双椎、帽饰物的不同。可见表现细微,充分抓住了人物的头饰特征。他们描绘的真实,来源于对生活的观察。这些真实、直观的材料又为我们研究古代少数民族提供了依据。 
   
  (2)生动 
   
  生命在于运动,运动意味着生命,是生命的表现。一切运动都包含了空间的性质。缺乏运动和节奏的造型艺术品,犹如一具死亡了的躯体,丝毫谈不上什么表现的能力。在珙县岩画中马的形象众多,但对其刻画不尽相同,有的前肢跃起,有的确立足不走,有的向前飞奔,有的马头向后张望。还有在麻塘坝棺材铺的一个舞者形象,身穿连衣裙,头向左边上抬起,左脚抬起,双脚优雅的交叉,左手在胸前微微弯曲,右手很自然的向后抬起,姿态美丽的如同跳芭蕾一样,更为生动的是头上的发髻直直的立在头上,而在发髻朝向的不远处又有两斜线,看上去象被风吹动的发髻,舞者高贵舞姿妙笔而生。而在邓家岩处有一副虎的岩画,它身上的斑纹一条一条的,嘴张着,嘴角向上翘起来看起来十分的可爱。它的尾巴向上翘着,弯弯的,似乎在摆动着,正讨人欢心,看上去一点都不害怕,倒觉得和人十分的亲近。 
   
  (3)象征性 
   
  由于当时社会生产力水平、知识水平和特殊的生活环境,不可能对事物做出和我们一样的认识。原始人用和我们相同的眼睛来看,但用与我们不同的意识在感知。他们把周围的事物差不多都看成是神秘的,从不把事物的外表特征看做是单一的,而看做是内部结构与外部表象的神秘混合物,且受着一种神秘的力量所操纵。在这种特殊的审美眼睛下,就有着与现代人不同的对岩画图像的辨识和解读。岩画中的某些形象就带有一种难以鸣状的神秘色彩。珙县岩画图形相当分散,似乎以一些孤立的图形来表达当时人物的某种活动和愿望。例如,画马、马圈以及众多的人骑马,都是为了祈求马匹繁殖,出行有马。画鱼和人牵鱼的形象(在猪圈门),可能希望捕鱼有获,更有可能寓有祈求富裕、年年有余之意(以鱼代表有余,不仅仅是汉族的意思)。如在麻塘坝猪圈门岩画中,两条鱼的体形甚是庞大,是人的体形的好几倍,这种夸大的描绘显然具有巫术的意义。”“画铜鼓,很显然是希望有较多的铜鼓,因为这就意味着取得较高的社会地位,在这一地区,铜鼓自来被视为权利的象征。” 
   
  (4)在表现手法上 
   
  珙县悬棺岩画的图像大多采用了剪影式的色块平涂法,少数为勾勒法绘制在陡峭的灰黄色、灰白色的峭壁上。在画中描绘的人物大多为正身像。在麻塘玛瑙坡的岩画中,两个人物图像,特别让人印象深刻。一个头部为简单勾勒了轮廓,但身体却采用平涂,穿着筒裙,提着三角形物体,神气的很。两个人物形象表现上,勾勒平涂相互渗透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对比强烈,和谐统一。汪宁生在《珙县悬棺附近之崖画和沧源崖画》中说:沧源崖画对人体多数里面简单的画成三角形,脚部经常画成两条细线,仅有少数注意表现人体的曲线。而珙县崖画一般都能画出人体的正确比例,以及部位的曲线来。珙县崖画较沧源崖画上更胜。 
   
  (5)色彩的单纯 
   
  珙县悬棺岩画的颜色大多采用橙红色,极少数采用白色的颜料画成。红色强烈、醒目又是生命的象征。这与欧洲洞穴岩画显然不同。欧洲洞穴岩画使用红、绿、黑、白、黄等多种颜色,是封闭式的,与大自然隔离。而珙县悬棺岩画却以大自然为背景,以单纯的红色去表现。中西艺术走着不同的发展道路,在岩画似乎也可以找到一点痕迹。大自然的绿色和崖壁上的红色形成强烈的对比,二者摆在一起分外醒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