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服务热线:4000-900-978
首页 > 动态 > 新闻中心
寻踪神秘的僰族
作者:boyin2012 来源:互联网 发表时间:2014-01-23 浏览次数:1302次

僰族,一个把历史沉淀在悬崖上的民族,一个在西南边陲开疆拓土2600多年,突然于明万历元年“九丝之战”销声匿迹了的民族。僰族突然消失,留下了一曲悠长而凄美的挽歌和后人难解的谜团。

    春秋时期,“僰族”活动于中国西部边陲。秦始皇“车同轨,字同文”之前,“僰”、“棘”本为一字。《礼记-王制》:“屏之远方,西方曰棘。”郑玄注:“棘当僰。棘之言偪(今作:逼),使之逼寄于夷戎”。史载“僰族”的情况不多,是一个居无城邑,市无定所,开化稍迟的民族。僰族在同灾害、兽害、饥馑的斗争中和反抗外族掠夺畜群和俘虏妇孺作奴隶的战争中,僰族控制了3000多平方公里的辽阔地域,疆土囊括了今天的川南、滇西、黔北广袤的土地。古僰侯国人口稠密,商旅发达,繁荣富庶,礼法整伤,经济发展,文化艺术形成初步的体系,境内文化独特,风俗奇异,强盛一时。

    僰人的生产力达到了相当的水平。两千多年前,他们就掌握了较高的冶炼技术。

    相传战国时期涪陵人寡妇清,就是用僰僮为其炼朱砂所获得的巨万资财,帮助秦始皇完成统一大业。秦始皇为了纪念她,修筑了“怀清台”。

    西汉辞赋家司马相如的岳父临邛人卓王孙,靠雇佣青壮年僰人为他煮盐炼铁、种地酿酒,从而“家资巨万,富傲王侯”,成了名噪一时的蜀中首富。作为司马相如与卓文君忠贞爱情见证的《凤求凰》酒,就是由在卓家打工的僰人酿制出来的。

    西汉使者张骞在印度也曾见到了僰人生产的竹工艺品和吃到了僰人制作的枸酱。僰人在秦时修筑了从宜宾至云南滇池的“五尺道”,汉武帝建元六年(公元135年),在中郎将唐蒙主持下,又修通了从珙县沐滩乡付家坝至贵州省毕节市的南夷道,所经过地盘为僰人所居,俗称僰道(从四川青神县为起点,经宜宾、云南昭通至贵州,长达千多公里)。把蜀道连接起来,就成了历史上有名的“南丝绸之路”。

    僰人没有完善的组织机构体系。“东有巴賨,绵自百濮(僰)”,“左绵巴中、百濮(僰)所充”。这是汉晋辞赋家杨雄和左思在他们二人各自创作的《蜀都赋》中的句子。由此可见,汉晋时期僰人还是一个人口众多,强大的族群。

    僰族人以拥有铜鼓的数量代表财富的多少和权力的大小。《隋书•地理志》载:“自岭南二十余郡……诸僚以铸铜为大鼓”或用于鸣鼓聚众,或用于储藏宝货,比权量力。《明史•刘显传》刘显带兵政下九丝山后,“……阿大泣曰:鼓声宏者为上,可易千牛,次者七、八百,得鼓二、三便可僭号称王,鼓山巅,群蛮毕集,今已矣。鼓失,则蛮运终矣”。僰人的铜鼓就相当于传国玉玺,是权力的象征,是财富的象征。组织体系内部以铜鼓少的服从铜鼓多的,没有铜鼓的就为平民。

    僰人虽然没有文字,但他们的民间歌舞和口头文学艺术发达。僰人具有能歌善舞的天赋,他们的歌舞渗透到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夏则龙星见而始雩,以壬日祠灵于东南”。记录了当龙星出现的时候到了壬辰这一天,僰人就要集聚在东南方供奉炎帝的地方,举行“乐于赤帝”的大型歌舞仪式。僰人还常常化妆跳神求雨、赛神等大型歌舞活动。在四川珙县麻塘坝岩壁上至今有两幅形如跳舞的僰人岩画,舞姿之优美,令人叹为观止。

      僰人英勇善战,不畏强权,富有正义感。据历史典籍记载,从西周到明朝万历元年的长达2600余年的时间里,僰人为了生存和发展,为了民族自由平等,不知付出了多少艰难万险和惨重的代价。仅据明朝瀚林院经筵讲官任瀚《平蛮碑》记载:“明兴二百年间,王师西下讨罪,前数百战,迄无成功。盖九丝天险,大军每望而不敢进。”记录了僰人英勇善战击溃了明王朝的“数百次征剿”。

    明朝隆庆年间,由于明朝廷强行在僰人聚居区“改土归流”,派去的汉族官员又对僰人施行民族歧视政策,巧取豪夺。四川命官汪浩又诱杀了僰人270个寨主(头目),僰人在反亦死,不反亦亡的境地下,揭竿而起,可谓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万历元年(公元1573年),四川巡抚曾省吾调动14万官兵,派刘显为总兵前往九丝城血腥屠杀。据《明实录.神宗万历实录》卷20载:“万历之役自五月视师,九月报捷。中间克凌霄,克都督,克九丝计大小寨以百数,俘馘及所焚坠死者以万数。”,明军先后攻下灵霄城,奇袭都都寨,激战九丝城,僰族终被明朝所灭。